我爱你,当是跨越山海,击穿时间,奔赴一场双向之约

【观影体】少歌观萧瑟穿越长风渡45

  “萧羽你怎么说话呢!”千落一瞪眼睛,其他人也是站在她身边一起怒视萧羽。


  他们如今更加了解了庙堂之事,对于未来的路却是比进来时犹疑了起来。


  只是未来放在一边,这话从萧羽这个不管是站在萧瑟角度,还是站在江湖角度,完全都可以说是敌人的人口中说出来。指向的还都是他们的至亲长辈和出身门派,他们自然是同仇敌忾。


  但是萧羽此刻是完全不带怕的。


  他的时间上是明德十九年,相较两年后有些事他和萧崇都还没做,但也可推算,更别说有些早就有苗头的。


  而萧羽像是受刺激太大,口不择言了一般。听他说到后面几乎所有人都诧异地看了过来。


  倒是和萧羽处境差不多的萧崇只......

【柳璟/all璟】当情敌重生柳璟同人后 13 听说有本事的蛇蛇都不吃醋的

  “少主,接下来婢子要做什么?”见涂山璟已经放下手上书静夜问道。


  “你回一趟族里,告诉太奶奶,告诉所有人,我不日即归。”


  “少主?”静夜惊讶。


  涂山璟往日不是张扬性子,这回显然是遭人暗害,她原本以为少主会暗中调查,没想到如此高调。


  静夜已经被涂山璟警告过了,此刻虽然担心他安全也没有提出异议:“这次婢子已经将少主暗卫全部带来,我会尽快将少主归来的事情告知整个青丘。”


  涂山璟满意点了点头,又在静夜要退走时随口给了一封信:“这东西给兰香,还有,替我看好她。”


  静夜兰香是从小伺候涂山璟的贴身侍女,二人相互扶持,静夜自问待对方是情同姐妹。...

【观影体】少歌观萧瑟穿越长风渡44

  明德帝没说什么如果你们换位相处的话,他只是这样看着萧崇和萧羽。


  就算他最看重的是萧楚河,但是毕竟这都是他的血脉,不到必要时各安其位算是明德帝最大的期望。


  这些他们能做到吗?萧羽自问。


  不能,他不能。就算一直表现的礼贤下士的萧崇也不能做到萧楚河这样。


  而天幕上,一身红装盛放破晓。


  【望都是守住了,但只是暂时的。


  “你怎么上来了?这里危险!”


  天光出现,还未破晓,一袭红装的女子却是如一朵火红的蔷薇盛开在了硝烟未散的墙头。


  顾九思紧张之际也有疑惑。


  来的自然是柳玉茹。


  她现在穿得是一身嫁衣,一起端......

【观影体】少歌观萧瑟穿越长风渡43

  “你们认为楚河入军营上战场该是如何的?”明德帝听到萧崇和萧羽的问话,他看着这两个儿子静默了几息问道。


  话是他们先问出口的,如今明德帝这反问之下二人却是又默契的保持了缄默。


  他们怎么觉得?


  父皇只许萧楚河接触兵权,还不就是在给他身上加码!


  嫉妒就像毒蛇日日夜夜噬咬他们的心脏。一颗嫉妒之心会让人看不见别人付出的血汗,只看到被加诸的荣光。


  萧楚河每次参与的战争几乎都是大胜而归,这难道不是早算好的?一个皇子上去还能身先士卒不成?不就是跟着捞功,摘果子谁不会!


  明德帝和萧若风自然看得出两人的这想法。


  以往其实也不是没看见那些对十三...

【观影体】少歌观萧瑟穿越长风渡42

  雷无桀等人辗转反思,但天幕并不会因为他们的情绪停留。


  【“九思怎么样?”叶世安见顾九思虽然全须全尾的回来了,但面色比去时还要凝重,赶紧询问。


  闻听叶世安相问,顾九思沉吟开口:“梁王十万兵力是真。他这次约我见面一方面是拉拢,另一方面也是试探。”


  “我姐夫可牛逼了!斧刃加身是面不改色,把那梁王气了个半死!”沈明心思简单还在旁边直竖大拇指。


  “九思你没受伤吧?!”叶世安眼睛都瞪圆了。


  顾九思连忙摆手示意无事:“只是梁王被我一时迷惑却不知能拖多久。还是要加固城防,我们一定能撑到周大哥回来!”


  顾九思给众人打气,叶世安笑了笑多少却是无奈。】...

【观影体】少歌观萧瑟穿越长风渡41

  【周烨离去,梁王随后已经兵临城下。顾九思这守城将军打马上任的第一日就上演了一处成功的空城计。


  第一次穿上层层叠叠锁子甲的青年跨在马上,随着城楼上叶世安一声撕心裂肺的“关城门”,顾九思和周围几人一起大喘气,随后便笑起来。


  他们大笑着,畅快淋漓。


  而城外立在战车上的梁王阴沉着面色下令扎营。


  没想到不过数日,一张请帖就递到了顾九思的案头。


  “九思你真的要去?”叶世安显然不是很同意。


  “梁王大概已经知道我与他的关系了,这趟我必须去,否则叫他看出我等虚实这望都便真就守不住了。”顾九思说得爽朗。


  身边沈明一拍胸脯:“我跟你去也好有个...

【柳璟/all璟】当情敌重生柳璟同人后 12 快回去,偷家的来了

  同小夭一样,玱玹重生了。


  “弃轩辕山、占神农山。”


  “玱玹,其实一开始选中你,为你多次出谋划策,与你君子之交的人是璟。”


  “你……说什么?”


  “是璟……被你杀死的涂山璟……”


  这是丰隆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然后这个被玱玹视作并肩而来的臣子、兄弟、好友的人就溘然长逝。


  老实说大荒的王第一时间心中没有任何波澜,不是说他蠢到被丰隆直白的揭露还不懂这句话的意思,是大脑处于保护性封锁了情绪。


  直到玱玹处理了丰隆被毒杀之后的一系列后事,他躺在床上准备安寝。突然脑中就蹦出了一个人,是那个涂山璟。


  是当年说着“梧桐已立,凤自来仪......

【观影体】少歌观萧瑟穿越长风渡40

  “父皇是属意你继位的。”明德帝道。


  “皇兄……”


  萧若风想说什么,明德帝摆手制止。


  或许进入这观影空间前说这句话时明德帝还多少会有不甘,但现在的他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而有些话在这里可以说得,出去却未必说得。


  “自天武帝建国二百多年,北离内部有一个矛盾已经越发膨大,到了不得不解决的地步。”


  萧若风知道明德帝想说什么,那是他真正成为琅琊王之后一直想要回避的事。


  “朝廷和江湖,或者说是和世家。”


  江湖爱自由朝廷不是不知,朝廷也不是闲着没事就喜欢去和江湖人作对。


  坦率的讲,那些新兴的小门小派根本没放在朝廷眼中。甚至朝廷...

【观影体番外】带“媳妇”见师父(下)

  等李莲花和李相夷再出来,芩婆眼前一亮。


  今日李相夷穿着惯常的红装,和现在的李莲花一红一白,两张形神相似又不同的脸并排一起,这冲击还真是蛮大的。


  芩婆问:“不多休息会儿?反正那老头子还在洗呢,这走了一路也累了,师娘做好饭叫你们。”


  “师娘我们不累。”李莲花说着卷了袖子就要走过来。


  芩婆却是摆手:“你还是算了,你忘了上次让你帮个忙差点烧了厨房。”话出口芩婆一愣想起来这个不是那个。


  李莲花却像是没注意到一样,拿起芹菜就开始择菜:“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师娘不能总以老眼光看人啊。我可比那小子强多了,这厨艺方面也已经尽得您二老真传。”


  李莲花...

【观影体番外】带“媳妇”见师父(上)

番外夷花水仙



  “诸事既了,一起去见师父吧。”


  如今两个世界李相夷和李莲花都是可以随意往来的。不过这几次李莲花都是来去匆匆,李相夷冷眼看着。


  这天,在李莲花又要回去的时候李相夷一把拉住人袖子,说了这么一句。


  “我……”李莲花刚要开口。


  “你别说话。我可不是方多病和笛飞声。一个你说什么都信,被骗一百回也不长脑子。一个看着聪明些可到最后还是随你来。”


  李相夷平日看不上人,外人就觉得他不爱说话,其实在李莲花面前这嘴却是毒得很。


  李莲花闻言却是觉得好笑:“你吃这干醋干嘛?”


  “我和你什么关系用得上吃他们的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