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当是跨越山海,击穿时间,奔赴一场双向之约

【观影体】少歌观萧瑟穿越长风渡56

  【李云裳说着泄气的话,萧瑟却是松了一口气。


  “还算聪明。”


  李云裳正伤心呢,闻言因为讶异,“呃。”竟然还打了一个小嗝。顿时羞得这位大荣公主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但是她居然在这时从萧瑟面上看到了第一个真心的笑容。


  “世界上从来不缺聪明人,但岂不闻聪明反被聪明误。因为这世上总是缺因为贪欲蒙蔽双目,没有自知之明的人。”


  “你能克制住野心,知道自己短处便已经为自救迈出了最关键的一步,我接下来的话也不算白费口水。如此自是开心的。”】


  “我觉得这人在指桑骂槐。”萧羽捅了捅萧崇,“并且我有证据。”


  萧崇大惊:“七弟!为兄自觉做个教书先...

【柳璟/all璟】当情敌重生柳璟同人后 16 毛球揭主人老底

  “璟你答应他什么了?”相柳离开以后小夭也顾不得玱玹还在,担忧问道。


  一旁的玱玹也道:“刚才这位可是九命相柳,轩也听过他诺大名头。公子纵出身涂山也要留意才好。”


  他表现的也是温文尔雅,不过此刻玱玹也是担心的真心实意的。毕竟上辈子他们都是情敌。


  “小六安心,不过是一些归墟水晶而已。”涂山璟安抚了小夭又看向玱玹,“轩小哥不介意的话唤我璟就好。多谢好意,我会在意的。”


  “那璟也唤我轩就好了。”打蛇上棍是玱玹的擅长,几句话的功夫外人看来还以为他们是什么知己故交呢。


  涂山璟心底还在猜测这位流落在外的西炎皇孙到底来这有何目的,面上却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微微...

【观影体】少歌观萧瑟穿越长风渡55

  【已经旋转起的裙裾飘落下来,显然主人停止了欲要转身的动作。李云裳居高临下看着松松靠在廊檐上的萧瑟不说话。


  天幕上的萧瑟沉默越久,让底下看着的人生生品出点不一样来。


  “萧瑟这是在置气吗?”雷无桀不确定道。


  叶若依因为见过这样的萧瑟,抿嘴轻笑:“楚河哥哥他啊心气高得很,他可不是愿意低头的人。”


  “萧瑟心高气傲是知道的,不过以往他早就毒舌或者干脆置之不理,现在看着倒是像个少年郎?”司空千落一下子将此刻天幕上虽然不说话但是拿眼神对着李云裳的萧瑟,和往日印象的人对不上了。


  “他本来年纪也不大啊。”叶若依提醒。


  “因为萧老板平日云山雾罩,像...

【观影体】少歌观萧瑟穿越长风渡54

  “六哥真会怜香惜玉,这时候这一下直接划了那女人的脸不就行了。”萧羽说起风凉话那叫一个畅快。


  “你以为萧瑟是你吗?都是不拿人命当回事的!”司空千落心疼的厉害,照着萧羽出气。


  “我自然不是六哥了,不然你这小妮子可不得分不清爱哪个了?”要不是手上没个折扇,萧羽此刻必定给来个纸扇轻摇,一派的纨绔风流相来。


  事实证明人只要能拉下面子,从此就是所向无敌,这和此刻的萧羽是完美对上了。


  “萧瑟这是皮外伤,就是看着痛了点。”华锦出声安慰。


  其实在场谁都看得出这就是皮外伤,再严重十倍的伤也不是没人受过。只是毕竟对于心系之人,自然见不得他受一点痛楚。


  ...

【观影体外传】为你而来(完)

6k+大肥章!到此“正传+番外+外传”全文完结



  单孤刀倒飞出了殿外,将外面一间凉亭的石阶都砸碎了。祭台离这大殿还隔了一个院子,这外头倒是没什么人。


  李相夷踏出大殿,目光紧紧锁着单孤刀。李莲花紧跟着他也出来,却是挡在了李相夷面前。


  李莲花看着李相夷眼中隐隐的赤色,他抬手抹去李相夷脸上溅到的血污,坚定地摇头:“相夷让我来好吗?”


  李相夷这才有些木然的转了转眼珠,看向李莲花,同样拇指揩去那伤口渗下的血丝,嘶哑着点头:“好。”


  单孤刀这时已经站了起来,他披头散发,狼狈的样子更添几分癫狂之意:“好啊!那我就让你们看看师父的最高绝学!”...


【观影体番外】楚河的八岁和十岁

是前面原本的高粉专享内容,因为下月要关高粉(就算关了已经开的是不受影响的)所以转为普通解锁放出,原本的我会去删掉。为这文开过高粉的❗不❗要❗再单独解锁了,对你们是重复内容

番外不影响正文逻辑,就是单纯的父子互动



  “参见陛下……”康乐宫里的奴才正要齐齐下跪,大太监瑾萱已经早早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出声。


  于是明德帝走进殿内时,在庭院中的小楚河并未发觉他父皇已经站在了廊下。


  想着自己在书库里翻到的裂国剑谱,小楚河拿着一把小木剑正在比划。不过才八岁的孩子精力有限,再加上白日一天的课业,最后一个收剑不稳就跌了下去。


  而后满鼻子都灌进了独属皇帝...

【观影体】少歌观萧瑟穿越长风渡53

  不管观影之人如何想,天幕的对话还在继续。


  【“越是品出我与他的相似便越是渴望。”


  “渴望大荣没有的北离的繁盛,渴望我没有的你父皇的完美继承者。”


  “萧瑟我一再强调你回去不会有好结果,抛开我的算计,你也明白这确实是事实。”


  “但我那日没说的,如果我是你的父皇,我还是不忍心的。就算你最终没有如我所愿的坐上我为你定下的位子,我还是愿意倾尽一切在我能保护你的剩余时间,护住你不受任何人的伤害。”


  “因为我除了是这个国家的帝王,也是一位父亲。而大抵所有的父亲在自己孩子身上都是有着私心的。”


  大荣皇帝在这时举起酒杯邀萧瑟同饮。】


  “这...

【观影体if番外】如果剧版莲花临死之际反观相夷

是前面原本的高粉专享内容,因为下月要关高粉(就算关了已经开的是不受影响的)所以转为普通解锁放出,原本的我会去删掉。为这文开过高粉的❗不❗要❗再单独解锁了,对你们是重复内容

if就是无责任番外,和全文都是没有逻辑联系的,硬要接可以接正文20章



  他知道自己要死了,可他也只知道这点了。


  他是谁?这里又是哪里?他为什么要死了?这一切空白的大脑都没法给出答案。


  “傻子要死了。”“可惜了,傻子长得这么好看。”……他们在说什么?傻子是什么意思?谁又是傻子?


  一直以来,那种要钻进脑子的疼好像都消失了,他难得感到轻松。可什么都忘了,甚至已经如孩童...

【观影体外传】为你而来(九)

  “李相夷!李相夷!”单孤刀赤红着一双眼睛,嘴中向外喷着热气,更让人联想到发疯的野兽。


  这大殿中刚才还膜拜单孤刀的人大半都明哲保身逃到了外面,剩下那西域头陀和个别死忠还聚在殿中。


  可是刚才还王霸之气的主子此刻的样子在这些人愚忠的人看来都实在算不得清明。指着一个女子说是李相夷不说,现在这一声声的李相夷也分不清对着哪个。


  所以就算李相夷也喊了一声师兄也被他们下意识忽略了。李相夷死而复生成李莲花也就罢了,总不能他还大变活人成了女人吧。


  总归不是每个人都知道雕龙画凤或者执念入魔,凭着感觉就能将人认出来的。


  单孤刀可管不了这些手下的想法了,他只觉得李相...

【观影体】少歌观萧瑟穿越长风渡52

  【洛子商和萧瑟不欢而散,更准点是洛子商单方面与萧瑟不欢而散。


  不过萧瑟也没落得个被主人家赶出去睡大街的地步。不过就算洛子商赶了他也不是没地方去。当日江家的名帖已经送了过来。


  洛子商对此权当不知,二人到了错身而过都当没见的地步。叫叶韵都问了好几次萧和商大哥怎么了。


  同时这东都已经全然没了萧瑟进来时的繁华,风声鹤唳让叶韵也感觉到了。萧瑟安抚她这段时间不要出去,在这说不得不久她就能与兄长见面了。


  在第三日的三更天,棒子刚敲了一声,萧瑟的房门就直接被撞开,一群全副盔甲的兵士冲了进来。


  萧瑟被惊醒他已经握上了无极棍,好在为首的人萧瑟认识。】


 ...